大城小事:小黄城外芍药花
发布时间:2024-03-10 15:27:49

  亳州种植芍药的历史格外悠久,相传东汉末年,神医华佗亲手培育的药圃内就有芍药。

  前不久,各所学校的甲流潮来势汹汹,我家孩子也未能幸免。最可恶的是,一场甲流又引起他几年没有发作的支气管炎复发了,一边做着雾化一边吃着药。雾化做完了,咳嗽还未平息,口服药效果甚微。

  他的每一声咳嗽,都好似一柄小锤敲击在我耳畔,敲得我心惊肉跳、寝食难安,孩子却还开玩笑道:“妈,我会不会咳出腹肌啊?”

  来到药店才惊觉,川贝母的价格已经妥妥涨成了“中药刺客”。药店工作人员也无奈地摇摇头说:“是啊,现在批发市场的价格就是这么高。”

  回家,想起药店工作人员谈起中药材的价格,不由得打开百度查询一番,以全国最大的安徽亳州中药材批发市场为标杆,自2023年下半年以来,大多数中药材价格水涨船高,随着冬季流感高峰期的到来,至今依旧居高不下,特别像川贝母之类更是成为热门药材,搭配雪梨、糖一炖,既能有效止咳,又是一道老少皆爱的可口甜品,比之吃止咳药有益多了。

  记忆中,我第一次粗浅认识安徽亳州,其实还是从孩子的口中,他所熟知的历史人物曹操,那条最著名的曹操运兵道就在亳州。前些年,孩子痴迷三国,对三国中的人物生平一一做了详细了解。印象最深刻的便是他绘声绘色地跟我讲述起曹操运兵道,据说运兵道内机关重重,有障碍墙、陷阱、绊腿板等各种圈套设施。内部路径仿佛迷宫,结构尤其复杂,有单行道、平行双道、上下两层道、立体交叉道等。目前,曹操运兵道已经被发现八千多米,是中国现存最古老、保存最完整的地下大型军事设施。

  望着儿子啧啧赞叹且心驰神往的小脸,我曾答应,中考后会带他逛遍中国的大好河山,去每一座他所向往的城市走一走看一看,亳州便是这样被列在了我们的旅行计划表上。

  如今,更深入地发现了安徽亳州在中医药这条道路上所付出的巨大努力。它之所以能成为全国最大的中药材交易中心、全国一流的药材集散地,不仅仅因为这里曾诞生了神医华佗,还因在《中国药典》上冠以“亳”字的药材就有亳芍、亳菊、亳花粉、亳桑皮四种。亳州种植芍药的历史也格外悠久,相传东汉末年,神医华佗亲手培育的药圃内就有芍药,魏晋时期,亳州芍药就闻名于世了。清代刘开还写过:“小黄城外芍药花,十里五里生朝霞。”2013年,亳州成功申报了亳白芍地理标志产品保护,而芍药也成了亳州市的市花。

  当下,亳州的芍药花种植达到30多万亩,据说每年5月芍药绽放的季节,目之所及都是美妙绝伦的粉红色花海。想一想,光是那片绵延壮丽的粉红,就稳稳拿捏住了我这般的中年少女心了啊!

document.write ('');